<strong id="g7ro9"><source id="g7ro9"><font id="g7ro9"></font></source></strong>
    1. <em id="g7ro9"></em>

        1. <button id="g7ro9"><acronym id="g7ro9"></acronym></button>
        2. <th id="g7ro9"><pre id="g7ro9"></pre></th>

          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面向國民經濟主戰場,率先實現科學技術跨越發展,率先建成國家創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國家高水平科技智庫,率先建設國際一流科研機構。

          ——中國科學院辦院方針

          首頁 > 訪談·視點

          白春禮:進一步深刻認識科學與哲學的關系

          2020-09-28 中國科學報
          【字體:

          語音播報

            編者按

            9月24日,中國科學院哲學研究所(以下簡稱哲學所)在京揭牌,中國科學院院長、黨組書記白春禮出席成立儀式并致辭。

            在致辭中,白春禮系統闡述了科學與哲學的關系,指出科學的發展往往會帶來哲學觀念上的變化,而哲學思想的變革也會為科學的洞見提供廣闊的思想空間。在中科院成立哲學所,正是為了聚焦于科技發展和科技前沿中的基本哲學問題,以及與哲學緊密相關的科技問題,從哲學角度助力科技創新,為中國科學的跨越式發展,乃至未來的科學革命,尋求更為堅實、更富活力的概念基礎。

            《中國科學報》特刊登致辭全文,以饗讀者。

          各位來賓:

            今天(9月24日,編者注)正值北京的金秋時節,天高云淡,風清氣爽,來自全國各地的科學家和哲學家匯聚一堂,共同見證中科院哲學所正式成立。

            在中科院建立哲學所,是中科院黨組在關鍵的歷史節點做出的重要決策。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科技事業取得歷史性成就、發生歷史性變革。中科院“率先行動”計劃第一階段目標任務也圓滿完成。我們正積極對未來的發展布局進行謀劃。在剛剛舉行的科學家座談會上,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和民生改善比過去任何時候都更加需要科學技術解決方案,都更加需要增強創新這個第一動力,要求科技工作者樹立敢于創造的雄心壯志,敢于提出新理論、開辟新領域、探索新路徑,在獨創獨有上下功夫。為我國科技事業發展指明了方向。

            迄今為止的現代化進程表明,產業革命、技術革命從根本上來源于科學革命。要有獨有的、別人卡不了脖子的關鍵技術,需要有獨創的、敢為人先的科學思想和科學理論。現代科學技術在19世紀末傳入中國后,我們經歷了學習階段、跟蹤階段,現在有條件也必須要開始進入獨創階段。科技創新要跨進新階段、邁上新臺階、步入新境界,需要在科學家的頭腦中源源不斷地涌現新的科學概念、科學思想、科學方法。而如何才能形成有利于創造性思維的氛圍、營造有助于獨創性觀念產生的環境、夯實突破性成就生長的基礎?我們需要進一步深入反思科學技術的歷史發展規律,因而需要進一步深刻認識科學與哲學的關系。

            從歷史的維度來看,哲學是科學之源。現代科學的前身就是古希臘的自然哲學,之后相當長時間內,科學家都把自己的工作看作是自然哲學的一部分。牛頓的偉大著作命名為《自然哲學之數學原理》;拉馬克的《動物學哲學》包含了進化思想的萌芽;道爾頓在其《化學哲學新體系》中奠定了現代化學的基礎。古希臘哲學家對浩渺星空的好奇和驚異、對宇宙本質問題的癡迷和熱情、對思想窮根究底的辯駁和拷問、對邏輯與理性的推崇和贊賞,為現代科學傳統注入了最深層的精神內核。

            從科學發展的動力來看,哲學往往是革命性科學思想的助產士。科學研究不只是觀察、實驗和計算,而且還需要一整套概念和思想的支撐。已有的科學概念和思想,既是一段時期內科學進步的探照燈,又構成了對這一時期科學家的約束和限制。按照許多科學史家的看法,科學的發展是常規科學和科學革命交替的過程。在常規科學階段,科學家主要是在既有的范式下解決各種問題,他們的工作似乎與哲學沒有太大的關系。但在科學革命階段,科學共同體需要建立新的范式,需要用新的概念之網來重新整理科學事實。而科學概念和思想的變革,有賴于科學家完成思維上的自我超越,這時候必然會涉及到哲學上的爭論,必然會在哲學思想中尋求靈感。以牛頓力學的建立為代表的第一次科學革命,以相對論、量子力學為標志的第二次科學革命,都有新的哲學思想的催化作用。

            從人類的知識系統來說,從人類探索自然真理的過程來說,科學和哲學是緊密聯系在一起的。如果把科學知識比作一個圓盤,圓盤的邊緣是觀察實驗獲得的經驗知識,從邊緣往里是科學中的理論知識,圓盤的中央則是有關自然的基本哲學觀點。任何科學理論的內核,都帶有某些哲學預設。科學的發展往往會帶來哲學觀念上的變化,而哲學思想的變革也會為科學的洞見提供廣闊的思想空間。可以這樣來說,缺乏哲學的科學是盲目的,而缺乏科學的哲學是空洞的。正是科學和哲學的相互激蕩,使得人類的思想一次一次突破和超越自我,造就了人類文明的輝煌。

            當代科學的發展正醞釀著巨大的突破,我們正在進入對宇宙、生命、意識的認識的深處,這直接關聯著眾多重大哲學問題,比如數學的基礎和本性問題、量子理論中的本體論問題、復雜性科學中的演生論問題、認知科學中的心身關系問題等等。這些問題,對于人類理解和改造世界、促進自身文明的發展,構成歷史上罕見的重大挑戰和革命性轉變的契機。這些問題的澄清和解決,需要科學與哲學聯手推進。笛卡爾、萊布尼茲時代那種科學與哲學緊密結盟的時代已悄然復歸。未來的科學革命,離不開哲學思想的激發和引導;而哲學方法和思想的變革,也離不開科學的批判與滋養。人類文明的新發展,呼喚科學與哲學建立新型的、更加緊密的結盟。

            中國的科學發展要實現階段性跨越,就必須緊扣科學前沿中的基本問題進行開拓和創新,而不能只是在已建立的概念體系和研究路徑上跟蹤國際上的工作。中國的科學家有自己的美德和優勢,但也存在原創性普遍不足的問題。造成這種局面有多種原因,包括科學傳統薄弱,以及科研制度方面的缺陷等,除此之外,我們在創造性思維上的缺乏也有重要的關系。要補上這個短板,哲學的學習和哲學思維的訓練非常重要。在中科院成立哲學所,正是為了聚焦于科技發展和科技前沿中的基本哲學問題,以及與哲學緊密相關的科技問題,從哲學角度助力科技創新,為中國科學的跨越式發展,乃至未來的科學革命,尋求更為堅實、更富活力的概念基礎。這對于提升科技原創能力、應對日益激烈的國際科技競爭,搶抓科技革命機遇,無疑具有前瞻性和戰略性意義。中科院黨組對哲學所的發展以及它對科技創新的促進作用充滿期待。在這里,我對哲學所的建設提出幾點希望。

            首先,要精準定位,密切圍繞當代科學的前沿和基礎問題開展研究。特別是要結合物理學、生命科學、人工智能等領域的最新進展,在宇宙、生命、意識的本質這些正醞釀革命性突破的問題上,開辟新的思維空間;其次,要廣納百川,吸收人類科學與哲學的優秀成果,發揮中國傳統的科學、哲學思想的獨特優勢;第三,要完善內部治理機制,借鑒國外同類研究機構的有益做法,參考科學院新建研究所的成功經驗,高起點建設,廣攬人才,快速發展,盡早建設成為一個新型高水平研究機構;第四,開放合作,加強科學界與哲學界的聯系、加強與國內高校和其他科研機構的聯系、加強與國外同類型研究機構的聯系。

            各位來賓,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事業正處在一個關鍵時期。我們面臨著實現兩個一百年的宏偉目標。當前國際環境包括科研環境也處在激烈變動中。越是在這樣的時候,我們越是要沉下心來,凝神定力,抓源頭、抓基礎,建立科學家與哲學家的聯盟,發揮科學與哲學的相互促進作用,矢志不渝、久久為功,形成一個新理論、新思想、新方法不斷涌現的科研環境,服務于國家和人民,為人類文明做出貢獻。

          打印 責任編輯:董凱悅
          • 郭華東 | 為全球可持續發展作出中國的實質性貢獻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 1996 - 中國科學院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號 郵編:100864

          電話: 86 10 68597114(總機) 86 10 68597289(值班室)

          編輯部郵箱:casweb@cashq.ac.cn

        3. 国语自产视频在线不卡,青青小草国产在线播放,午夜片神马福利在线观看